logo

烧饼里的旧时光

■邹娟娟

  茶饼嚼时香透齿,水沈烧处碧凝烟。记忆中,烧饼记录了一段快乐的旧时光。

  儿时,离家几里远的小街上有烧饼卖。酥脆的皮,芝麻点缀,咬一口,满嘴的香。甜的,咸的,我们都爱吃。因父母实在太忙,家里又不宽裕,他们很少上街,所以,我们很少有机会吃到烧饼。有时,只能用树枝在地上画个“饼”充饥。

  初冬的一天,父亲看到地上的“饼”,忍不住大笑,索性给我们讲烧饼的趣闻。他说,从前有个穷书生,想吃烧饼,就跑到烧饼铺给吃饼的客人说书。他站在案板前讲,说到兴起处,就猛拍桌子。那些出锅的烧饼就会震出碎屑,连同芝麻,全粘在他手上。他再用袖子掩面,趁机将碎屑、芝麻吃了。

  我们听了,心里乐了,肚子更饿了,便叫父亲赶紧去买烧饼。他拗不过,只好放下农活,骑自行车去街上。父亲去的间隙,我们不改顽皮本性,在桌上放花生米,学着书生用力拍。小弟学得有模有样,将花生米散得到处都是。天真的妹妹,捏了团泥巴,在花生米上一滚,嚷道:“做花生烧饼啰!”嘿,还真有几分像。只是黑乎乎的,实在下不了口啊!我们边玩,边朝门外张望。盼着父亲能快些,再快些。

  父亲总算回来了!从怀里掏出裹在塑料袋里的烧饼,一个,两个,三个,四个。隔着袋子都能感觉到酥脆。父亲让我们趁热吃,自己却走到厨房盛糁子粥。

  真香啊!小弟把饼往桌上一摆,小猪吃食般,埋头就啃,吃得满手满脸的碎屑。妹妹撕了一半,捏在手里细嚼。我见父亲不吃,掰了一小块放他碗里。父亲连忙推辞,说自己早吃过了。我不信,让父亲张嘴。他用上牙咬着嘴唇,指着牙缝。红红的牙龈间,好像是有几粒黄点点。是芝麻,还是糁子?

  不管了。 “给你吃,你就吃嘛!我吃不掉那么多。”我对父亲大声喊,随即又递上手中的烧饼。父亲用筷子拨弄碗中的饼,笑了笑。我也笑了。

  那日的烧饼,让人心满意足。童年,最香的饼莫过于此。

  闲暇时,父亲也曾做过土味烧饼。材料备得跟烧饼铺一样。摊开面皮,放葱花或韭菜段,洒糖盐,淋麻油后,再合上面皮,往干面粉芝麻堆里一拍。就成了饼的雏形。父亲用碎玉米棒芯烧大铁锅,待锅面干爽冒烟时,将饼逐一排开。慢火徐徐,我们趴在锅边,看着饼面由湿变干,继而转为焦黄。芝麻粒颜色越深越香。为了那口香脆,好几次,饼都快成炭烧饼了。

  刚出锅的饼,父亲怕我们烫着,铲放在筛子里凉。稍冷却后,才允许我们吃。虽然看相不好,也不酥脆,甚至又硬又韧。不过,我们不嫌弃,照样吃得欢。

  因烧饼,我们的日子也变得活色生香起来!

  若干年后,我调入一个以烧饼著称的小镇工作。同事们时常买些当下午茶。洁白的纸包着,手指一按,洇出淡淡的油印。味道委实好,层次不同的酥脆香,荤素馅料均有。

  不知为何,我时常想念的却是儿时的烧饼和父亲忙碌的身影。

  从前的烧饼,虽单薄素简,因融入了父亲的爱,能品出丰厚的滋味。小小的烧饼啊,一种家的情怀,一段温馨的时光!


澳门威尼斯网上赌场澳门网上真人赌场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澳门威尼斯网上赌场澳门网上真人赌场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澳门威尼斯网上赌场澳门网上真人赌场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澳门威尼斯网上赌场澳门网上真人赌场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澳门威尼斯网上赌场澳门网上真人赌场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※联系方式:澳门威尼斯网上赌场澳门网上真人赌场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dezhoudaily.com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bp.src = "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